首页 | 设为首页 | 电子期刊网 | 联系方式| 员工通道

湖北水总水利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来凤探索”

来源:湖北水利水电网    |    发布时间: 2017-08-04    |    人气: 次    

导读:重压之下,PPP来了! 来凤县、湖北水总水利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投资3.75亿元,用1年时间建一张大水网,覆盖全县28万农村居民。来凤精准扶贫农村安全饮水PPP项目,作为恩施州PP

重压之下,PPP来了!

   来凤县、湖北水总水利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投资3.75亿元,用1年时间建一张大水网,覆盖全县28万农村居民。来凤精准扶贫农村安全饮水PPP项目,作为恩施州PPP实践的破题之作,其涉及领域在全省具有唯一性。中国环境出版集团董事长王新程称,该PPP项目秉承“精准扶贫、保障农村饮水安全”的主旨,是湖北水利建设上的一大创举。
      PPP项目,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举措之一,虽在诸多领域发挥着牵引作用,但仍属新事物。他山之石如何攻玉?来凤如何摸着石头过河?笔者就此进行探访。

解饮水之渴——“前世今生”之变,PPP助28万村民喝上安全水

      6月上旬,笔者一路行至山顶,便见花园式、标准式的来凤县三胡乡金盆水厂。走进水厂,哗哗的流水声清脆悦耳,右侧是一个1000立方米的清水池,池顶种满绿草。
      水经多次旋转过滤后流入像蜂窝一样斜管沉淀,石英砂过滤,消毒后缓缓流入清水池。全程监管,24小时专人值班。三胡乡水利站站长宋玉新说:“水不能储久了,要多少产多少;每周清洗一次,村民安装积极性才高。”
      位于最北端的金盆水厂可覆盖5万人,它只是改造好的水厂之一。从北至南,来凤有27个水厂,其中新建13个、改造14个,主管网1070公里,配套管网1500公里,年底建成后,可从根本上解决28万村民安全饮水难题。
      大项目必有大投入,公共服务引进社会资本,采取公司运作使用者付费方式,老百姓是否满意?阳河村64岁的唐桂云乐呵呵地说:“总算解决了生活头等大事,水费不贵,方便、干净,吃得放心。”“吃水就跟吃饭一样,要吃上,更要吃好、吃安全。”在来凤,越来越多的村民拥有唐桂云一样的觉悟。宋玉新给出一笔“前世今生”的账:1.8元每吨真不贵,以前一个乡一年要送300多车水,送水成本至少两万元。“三天不下雨,拿瓢舀泥浆”。来凤属喀斯特地貌,雨停就水漏了,很多地方缺水,把雨水装起来,澄清了吃,甚至去十几公里外的地方背水吃……来凤饮水PPP项目,为喀斯特地貌的山区提供了解难路径。该项目相关负责人田志全分析,饮用水安全由水质、水量、方便程度和保证率四项指标判定,任何一项达不到基本安全标准,即为饮水不安全。
      农村安全饮水现状到底如何?2014年,来凤县水利局用了4个月时间摸底:28万人口,约一半饮水不安全,并如实上报现状。“十二五”期末,人均饮水补助500元。来凤山大人稀,户与户之间有的相隔几公里,一户就需要一组的补助指标。因此,当时水厂存在规模不大、设计深度不够等问题,返渴现象多。同时,未装水表,管理乏力,隔得近的卯足放,隔得远的吃不到,有的被破坏又得不到及时维修。

遇资金之“渴”——几重重压之下,及时掉头选择PPP模式

      基于摸底,亟待建高质量工程。高质量意味高投入,来凤聘请专业公司预估:至少两亿元。
      一边是脱贫硬指标:集中供水率达95%,自来水入户率达95%……指标达不到,2017年脱不了贫,时间紧迫;一边是数万人饮水不安全难题与数亿元的资金缺口。
      几重压力之下,来凤县委、县政府很着急,决不能拖后腿,果断表示:要搞,贷款搞!于是,筹备前期,奔走贷款,2014年至2016年,两年过去,但贷款没有着落。
      钱从哪里来?在国家推广PPP模式的东风中,2016年8月,来凤决定尝试这一新的融资模式。关注政策动态,加强沟通对接,及时推进工作。多年从事水利工作的段绍鹏说:“PPP是新事物,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当时不清楚。”
聘请第三方――湖北沐楚、湖北金浪水利规划设计有限公司,对项目开展评估、论证等前期工作,协助完成PPP顶层设计,设计、论证等前期工作决不草草了事。此后,政府采用竞争方式公开“招亲”,开出苛刻条件:水利水电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及以上或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及以上资质;注册资本不低于2亿元,净资产不低于2亿元;独立承担或主持过单个合同额大于2000万元(含)的供水工程建设项目业绩……
      经公开招标,湖北水总以第一名候选人资格与来凤县谈判,成为中选社会资本方。这样,政府和水总共同组建项目公司,注册资本金1.125亿元,政府方出资比例49%,社会资本方出资比例51%;建设资金不足部分由社会资本方担保贷款。
      敲定思路:与精准扶贫政策结合,建设大水源、布局大水厂、联通大管网、建立大机制,确保农村安全饮水全覆盖。从督办项目前期设计到招标谈判到开工,在各级党委、政府鼎力支持下,只用了3个月时间。
      PPP项目,不仅减轻政府财政压力,而且保障项目快速落地。且其建设工程要求标准高,施工考核制度严,能充分发挥工程效益的长效性及后续维护工作的规范性,更好地满足广大群众需求。与原来的BT模式(由投资商垫资修建,政府回购)相比,PPP模式也是投资商垫资,但投资商必须参与管理,既解决了资金不足问题,又保障了项目施工质量。显然,这种尝试把企业风险共担和利益共享放在了重要位置,社会资本方承担着投融资、建管、施工及后期运营与维护保养等工作。
      PPP不是一场“婚礼”,而是长久“婚姻”,双方需长期合作:项目期限10年,1年建设期,9年运营期。“参与管理,如果搞成豆腐渣工程,自己就要吃苦。”项目相关责任人董盛文说。如何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机制,确保建得成、管得住?主管网每根水管有专号、标识,以便后期识别、维护。若维修,小不过时,大不过夜。采取使用者付费方式,提高节水意识。

向困难宣战——大胆探路之时,亟待通力协作

      与其他地方一样,在PPP项目推进中,也遇到不少难点问题。
踏勘测量之难——
      为选好厂址、找准水位,要走遍185个村山山水水,用哪个水源?水厂建在哪?水管怎么走?都要一一踏勘测量,烂熟于心。项目公司总经理段绍鹏仅上白岩山就达30余次,多次身先士卒爬悬崖、钻剌丛,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在他心中,水位越高,水量越大,压力越大,覆盖面越宽;只有位置选得好,才有足够高的水位让水自流;若再次加压,成本增加,老百姓的费用就会增加。去年腊月十九,为找到茅杆洞水源更高水位,田志全、张涛、董盛文与测量员再次探洞,清早入,第二天凌晨1点钟才出。洞里水5米多深,带电筒、梯子、绳索,以酒驱寒,攀瀑布、过悬崖,水底石头如菜刀般锋利,随时有生命危险,但他们不退缩。
工程建设之难——
      以西端最大的白岩山水厂为例,建在怀抱天池水库的山峰背面,计划总投资7000多万元,建成后可覆盖大河、旧司、绿水、漫水、百福司五乡镇多个片区。建此水厂,要先打312米隧道,隧道打不通,机械过不去,无法建。但随着雨季天池水位倒灌隧道进水,上面冒顶,项目公司董事长李开军3次到现场指导施工,并从中国地质大学请来教授把脉问诊。
      然而,这不是最大难题,协调更难。安全饮水涉及到国土、林业、交通、电力等多个部门,更牵涉到千家万户,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建设要趁热打铁,黄金期是4月到10月,10月后冰冻期影响质量。为保进度,亟待各职能部门、各乡镇通力合作、协调配合。
      大胆探索,阳光运作。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让政府从投资和建设中解脱出来,从建设者转变为管理者,提高公共服务效率,企业“盈利不暴利”,实现政府和企业双赢。最重要的是,为普通民众带来服务与实惠。作为全省首个农村饮水安全PPP项目,来凤为当前PPP项目路径探索提供了一种可能。